阅文争议之下,网文写手挣扎在生存的缝隙_小伍
原标题:阅文争议之下,网文写手挣扎在生存的缝隙 图片来源:pexels 记者 | 孙文豪 编辑 | 1 应届生小伍是今年874万毕业生中的幸运儿。 早在去年11月,小伍就拿到了一份业内知名影视公司的offer。但那时的小伍没有想过,这份宝贵的工作机会在4个月以后作废。而作为应届毕业生,一个多月以后,小伍就将从中国传媒大学毕业。 提出解约的并不是公司,而是小伍自己。今年2月,由于疫情原因,小伍收到了公司推迟复工的通知。小伍决定利用空闲时间,重新构思他那一本去年9月就已经断更了的玄幻小说。起点中文网的编辑告诉小伍,如果决定回来,每个月更新6万字是最低要求。 “我一直感觉我的生活基本就是死水微澜,写网文倒是把我心底那一块缺失找到了。”小伍在采访中不断强调写作对自己的重要性,没什么后悔的意思。 从应届毕业生的身份来看,小伍的“逆行”或许显得有些特殊,但对于不断涌入新鲜血液的网文行业,他只是一个非常普通的新人写手。 4月20日,阅文集团发布了2020年第一季度网络文学生产及消费情况,数据显示,今年一季度全国新增了33万网文作者,同比增长了129%;新增作品数量超过52万部,同比增长了150%,而小伍专注的玄幻题材更是新增入库作品中数量最多的类型。 作为33万分之一,小伍并不起眼——更何况这个行业已有1755万网文创作者。与此同时,阅文用户付费比率连续两年下滑,2018年为5.1%,2019年仅剩4.5%,平均月付费用户已不足1000万(980万)。 而据第三方数据研究机构比达咨询发布的报告称,2019年中国付费阅读人数也同比下降了约21%。这使得大量靠读者付费吃饭的网文写手们面临着难捱的生存窘境。 苦中作乐 “现在我的生活可以说处在惊涛骇浪当中。”小伍向界面新闻记者坦言,从“死水”一般的状态中挣脱出来以后,写玄幻小说的生活让他感觉“刺激”多了,这一方面来自天马行空的自由创作带给他的快感,另一方面则是看不见曙光的生存压力。 在网文写手圈子里,不乏有年收入轻松过千万的人,他们依靠着高额的版权和渠道收入,生活在金字塔尖。但与此同时,更多像小伍这样的写手则处在金字塔的底端。根据掌阅的数据,其平台上年收入超过10万元的作者只占到约1%,而中国作协会员张凤翔此前接受媒体采访时则表示,中国98%的网文写手月收入不超过2000元。 趟入网文这滩“浑水”,让即将毕业的小伍第一次体会到了没有收入带来的焦虑感,“每天睁眼就有大几千字要写,但由于是第一本书的原因,还没有积累起什么人气。”小伍坦言,现在只有几十个读者订阅了他的作品,而零星的打赏收入显然支撑不起他的正常开销。 相同的情况还发生在小野身上。23岁的小野是一家小型互联网公司的运营人员,疫情期间签约起点后,他开始每天在网站上更新他的动漫同人文。虽然是新手,但小野也可以在2个小时以内写完每日4000字的更新任务。 “写作对我来说压力不大,但进站以来数据一直不太好让我坚持不下去了。”小野向界面新闻记者称,他每天坚持完成4000字的更新任务,一个月下来拿到了站内给的600块全勤奖,除此之外他的收入可能不够一杯奶茶钱。 写了14万字以后,小野决定弃更了。“其实我还是有点舍不得,主要是觉得对自己创作的人物不负责。” 决定弃更后的第二天,小野又回去写了一次,之后才真正放弃掉了这部作品,“我不会把写网文作为主要职业了,风险太大,而且很辛苦。” 相比之下,小伍更愿意把自己的这次选择看成一次赌博。“虽然走在一条和周围所有人不一样的轨迹上,但除此以外我没发觉到做什么能让我开心的事。”对于小伍来说,他也正在享受这份职业背后不确定性带来的愉悦,“虽然做网文写手也很辛苦,但现在对我来说是苦中作乐,而再想想以前签约的工作简直是苦的n次方。” 行业变局 如果有足够的耐心和充足的创作热情,要成为一名网文职业写手并不困难。 山东临沂的小玉认为自己就是这样一个写手:能吃苦、爱表达,还有一点与生俱来的写作天赋。签约晋江三年后,小玉已经是一名小有名气的女频小说作者,拥有一个几百人的粉丝群,表现最好的一本书收藏有近十万。虽然按她的话说,自己离站内的“大神”作者还差得很远,但每个月的固定收入也能有1万以上。 但近来似乎并不太平的网文行业,让原本安静写书的小玉也积攒了许多不安的情绪。首先显而易见的是,她的收入下降了。 上文提及,虽然阅读人数和阅读时长在疫情期间有明显增长,但付费用户却仍然呈现下行态势。小玉告诉界面新闻记者,疫情期间自己原有的付费读者中去看“盗文”的越来越多了。 所谓“盗文”,指的是一些人将原作作品直接复制到一些盗文网站,或者做成PDF合集在网盘间传播,《2019中国网络文学版权保护研究报告》显示,近一年中国网络文学行业因盗版损失达58.3亿元。 “大家一开始觉得疫情可能会让我们收入增多,但我和其他几个作者朋友交流,都觉得赚的钱跟之前比明显下降了。”小玉说。与此同时,近来网文行业持续动荡的消息让小玉越发感到不安,这些消息同时也在她的写手圈子里引发了不小的讨论。 4月27日,阅文集团发布公告宣布团队调整。包括原集团CEO吴文辉等五名高管在内“荣退”。腾讯集团副总裁、腾讯影业CEO程武出任阅文集团CEO。各种分析声音来看,网文行业或将进行一场商业模式的变革,自2018年被引入行业的免费阅读+流量广告的模式可能会起到更显著的作用。 2018年5月开始,米读、七猫、番茄等主打免费阅读的APP杀入市场,根据QuestMobile2019年的数据,免费阅读型APP已占据在线阅读APP前10名中的6席。2019年,阅文开始尝试免费阅读,其推出了相关产品飞读,并在QQ浏览器和QQ阅读中发布免费内容。 “如果阅文和它的起点真的要推免费模式,那可能大多数作者真的要‘饿死了’。”小玉对行业可能出现的变局表现得十分悲观,“如果免费,那些版权卖得不好的文体就没人写了,没有多样化的作者,这个行业就可以看见终点了。” 对于大多数腰部以下的作者来说,“订阅+月票+道具分成”构成了其最主要的收入模式,而这些收入无一不和读者的付费阅读挂钩。推行免费阅读则意味着利益的重新分配,底层写手在和平台之间的利益博弈时并不占优势。 处于写手圈中游的小玉,不能确定行业生变以后,她是会挤入上游还是跌入底层。对于像她这样依靠付费读者生活的网文写手,现有的模式或许就是一种最好的选择。 “网络文学付费阅读应该坚持下去,如果所有网络文学走免费阅读的路子,中下层写手的作品很难获得IP改编等产业链的收益。”中国网络文学研究会副会长禹建湘教授也向界面新闻记者表示,“这会导致相当一部分作者在辛苦写作之后颗粒无收,这样势必减弱新晋写手的创作冲动,从长期来看会影响网络文学的可持续性发展。” 阅文争议 在网文免费模式竿头直上的2019年,网络文学行业的用户增长却遭遇了瓶颈。 根据CNNIC发布的第45次《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》显示,截止今年3月底,中国网络文学用户使用率(占全体网民比例)从去年6月的53.2%下降到50.4%,这一数据是自有统计记录以来首次下降。综合阅文集团财报等数据来看,网络文学用户规模似有见顶的趋势。 这对于希望吸纳更多流量的行业管理者来说,并不是一个好消息。而现在那些已经走在前头的免费阅读团队,日子也并不好过。 “基本上所有免费阅读App的运营模式都一样。”刘女士是一家免费阅读头部公司的产品运营,她认为目前几款行业产品缺乏新意,盈利模式雷同。她向界面新闻记者透露,受疫情影响,自家产品也处在阵痛期,“免费阅读产品的用户集中在下沉市场,广告客户普遍也并不高端,他们因为疫情受到了不小的冲击,这导致目前我们在广告营收方面遭遇了不小的困难。” 即便如此,行业变革的趋势也越来越明朗。此前界面新闻已报道,4月底,许多阅文签约作者表示拿到了阅文的新合同。合同中包含“作者死后50年版权归阅文”、“著作权属于阅文”、“作者受阅文聘请”等内容。这一消息迅速引发圈内争议,包括@唐家三少在内的多位知名网文作者发声,认为受到了来自平台“赤裸裸的绑架”。 面对争议,阅文集团高层在三天内两度回应,承诺将修改不合理条款,并表示会尊重作者,不会取消现有的付费模式,但许多网文写手对于阅文的态度并不买账。 “阅文这是走两步退一步。”小玉说,“估计不闹得大点他们就没动静了。”小玉认为,写手们正在对平台失去信任。在阅文管理层示好之后,多名网文作者再次于5月5日发起“五五断更节”,呼吁作者通过停止更新的方式维护自身权益,同时号召利用知乎、豆瓣等多个内容平台进行造势宣传。 在这个时刻,或许不论行业的管理者接下来会有什么动作,从业者们都已然摆出了一种对抗的姿态。“这是我第一次为我热爱着的这份职业发声。”刚刚在微博中向粉丝们分享了意见的小玉这样说道。 处境尴尬 “网文写手是一份处境尴尬的职业。” 瓜瓜是一名从业了6年的业内编剧,疫情期间他也开始从事网文创作。在瓜瓜看来,网文处在一个严肃文学与大众娱乐之间的尴尬地带,而网文写手随着行业陷入了这种尴尬的境地。 的确,网文写手与娱乐工业催生下的网红不同,写手自身很难成为一个IP,他们只能依靠自己的作品挣得一次性的收入。但是网文写手又与依靠作品的传统作家不同,他们要尽力地去讨好读者,去适应读者的“爽点”,这使得创作自由的空间受限。“写手有点像给读者提供写作服务的,要刻意地迎合读者,为了赚钱又要给文章大量注水,其实挺卑微的。”小伍说。 “知道《庆余年》和《镇魂》的人很多,但知道他们的作者是谁的人却寥寥无几。”小玉认为网文作者收到的关注太少,“网文写手其实特别不稳定,这本书卖得好可以赚点钱,下本书就有可能‘糊’了,读者都跟着书跑,能成为粉丝的读者实在是少得可怜。” 网文写手在动荡不安的环境中生存,而近期阅文与作者之间的“著作权”之争,更是动摇了写手们所剩无几的安全感。 小玉告诉界面新闻记者,她目前正在准备公务员的考试,如果考上了,她可能就会离开这个3年来给她带来惊喜,又带来焦虑的职业。 而对于刚入局的小伍来说,他选择坚持下去。谈到以后的理想生活,小伍说道,“我希望两三个月可以写本书,写完出去度个假,花钱也不用太顾忌。”小伍希望自己在时间和空间上都能收获自由,“我知道其实挺难的,但即使糖夹在玻璃缝里,我也要努力把它抠出来尝一尝甜头。”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